割麦子

来源:首阳山发电企业 编辑:韩振伟 日期:2018-05-18

在记忆的仓库里,有很多平常却又仿佛割舍不去的东西萦绕心头。想起那年收麦子 ,着实让人留恋和难忘。

那是1994年夏天的事了。那时,我刚到首阳山企业工作还不到一年,队里分给我的地还没收回,就又种了季麦子。当时妻还在乡下当教师。趁农村学校放麦假,我在长华带着厂里发的驱暑用品:白糖,花露水,又卖了捆啤酒和孩子们爱喝的饮料回老家横水收麦子。

那天大清早,我和妻到地里看麦子熟不。听老农们讲,看麦熟不熟,不是在晌午,早上咬麦粒,僵籽儿就可收。来到地边儿,只见密密实实的麦子,随风摆动,发出沙沙沙的声音,唱歌似的。咬咬麦籽儿,可以割了。农谚说,麦要夹生收。我看着麦子高杆大穗,这头翁翁那头能动动似的。妻说,麦不赖,肥料没白上。

下午,准备收麦。妻回娘家带回了十来个白花花的蒸馍。我把两张镰刀磨得明晃晃的。给车子打汽、摽车、找轧杆、找刹车绳,等等,忙活完了,就晚上九点多了。又到邻居家大哥处说用场的事。总算准备好了。

第二天,刚4点,妻就把我推醒:“去地了!”

天还黑漆漆的,看不见人脸,但不断听到路上急匆匆的 下地人们的催促声和车子声。

到地了。东边的天际微微露出一点淡淡的白色。看不清麦垅,慢慢割。我和妻每人把住4行往前割。由于麦垅厚,麦埔挨麦埔,挺喜人的。丰收在望的麦子激励着人的精神和士气。随着老天渐渐增亮,越割越清楚和方便了,大家便每人就把住5行,奋力前行。100多米长的麦程儿割有一半多了,直直腰,擦把汗,晨风吹来,轻轻的,凉丝丝儿的,好爽啊!我开玩笑对妻说:“你割的不慢,都快赶上我了!”妻急了:“你不烧吧,看你割的麦,掉了一地,还能哩!”回头看看,我掉的就是不少。没办法,就是这出手。

继续往前割,腿疼腰疼,但都不重要,眼看着吃到嘴里的庄稼重要。再鼓劲往前割,终于到了地头 。擦汗,啃嘴馍,松口气。这时,太阳终于出来了,红红的,像迟到了的小学生似的。天边,几块云彩红彤彤的,有红中含黄的,更有淡红的跟着灿烂,霞光万丈,仿佛对大家的麦子与劳动祝福似的。无心赏美景,小憩一会儿,大家又从下坡往上割起来。不冷不热,正是干活儿的好时候。我追你赶,接近饭时了,大家又割了一多半长,很是欣慰。妻说:“装车吧!

大家把车子放好,清理绳子等。麦埔密,不一会儿就装起了。刹车,用出全部的气力,把绳死死地绑好,不仅路上不掉一根麦子,就是车打个滚儿,麦车还是老样子。

麦秆湿润,一车足有600多斤。一路上坡,大家缓缓地前行。上大坡时,还要呈“s”型拐着上,汗珠子落在沾满麦灰的布衫上,汗水又流在眼上,握车竿的手上汗水冲着麦灰流。大家走走停停,辗转到场。

卸了车,匆匆早饭,馒头、咸菜、六豆水后,趁不太热,拉麦去。

由于地在北孙都附近,路程远,拉一趟大约需一个多小时,上午拉第二车时,已晌午多了。火辣辣辣的太阳毫不吝啬它的热量,空气凝固似的,没有一丝风,大家汗如雨下拉着麦车往家走。又热又累又渴。突然远处传来卖冰糕的声音。停车。妻不顾热和累了,大老远去买来冰糕。这时吃冰糕,那叫真解渴。忽然吹来一阵风,真得劲!这种劳动过程中的快感只有身临其境者才能领略到。
      回到家,我可以休息一会儿,妻鼓捣起锅碗瓢勺。说实话,她比我辛苦。不到一个钟头,一大碗鸡蛋蒜面条端给我。饭毕,我匆匆挑回两担水,倒下就睡。
      下午三点左右,大家又下地了。将早上剩下的三分麦子割完,应该说这一天干活不少了。但是,过麦天的代名词就是拼搏,就是全力以赴,就是加班加点,就是连轴转!

我问妻:“咋样?”妻答:“没事儿,装车!”看着妻嗮红的脸色和坚持劲儿,我都自愧不如。当下午把第一车麦拉到场后,太阳还有大高,我不想去拉了。妻说,坚持着也得再拉一回。空车下坡路,我让妻坐车,她说啥也不坐,比我还有精神头儿,给我鼓励和信心。

 第二车麦拉到场已日薄西山了。地里还有不足一车麦,不拉回来,还担忧夜里丢。索性我一个人去拉回来。妻不放心,说:两个人好刹车。大家又踏着落日的余晖,将最后的大半车麦拉了会来。

第一天收麦,大家将一亩麦子收到了场里,好累呀!但洗了脚,洗了脸,还是感到了一阵轻松。长时间不劳动,今天的进度确实不慢。本想晚上痛痛快快睡一觉 ,妻说:“晚上打麦!占着人家场哩!”

吃罢晚饭,在场里扯上了电灯,邻居大哥家两人帮助,大家四人用打麦机将六车子麦全部打完,已夜里12点多了。深夜的风吹在身上,冷嗖嗖的,不一会儿就落了汗。休息了半个小时,啃了两个馍,又借用电 风扇和溜筛把麦子扬了出来。大约有1000多斤。又一桶一桶拽到平房顶,这时东方的天就要亮了,东邻西舍的鸡争先恐后地叫起来,早起割麦的人们开始下地了。

我看看妻,妻看看我,两个人都成了土人,大家都笑了。大家为第一天的劳动成果而振奋。

20多年前的事了。当年低下的生产力条件折磨了大家,也锻炼了大家;艰苦的劳动铸就了牢固的夫妻深情,那劳动里的相互体谅和爱护虽然平平常常,却是刻骨铭心的;那时候,妻仿佛怕我累倒似的,她从来都是乐呵呵的,从来都有使不完的力量;邻居大哥无私的帮助,那是在困难里表现的慷慨与崇高,那是在劳动中涌流出来的心灵深处的兄弟关爱与深情,至今让人难以忘怀……

劳动创造了世界,劳动也创造了美德!

阅读次数:573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