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舍槐花香

来源:许昌龙岗发电企业 编辑:王琦 日期:2018-05-14

有一些味道让人留恋,也许并不是因为它有多出众,而是因为它身上存有时光的印记。一旦尝到它,就会勾出某段时光,直达心底、扣人心弦。槐花于我,就是这样的味道。

通达总经   王琦   难舍槐花香.jpg

小学三年级那年,爸妈工作很忙,就把我放在奶奶家。从此,我的一日三餐都由奶奶照料。在印象中,奶奶早上五点多就会起来给我做饭,我总是在睡意朦胧中听到锅碗瓢盆的叮叮哐哐声。我后来才明白她那会儿其实非常重视给我做饭这件事儿,但当时,我总觉得家里的饭远不及学校门口那些味道诱人却没什么营养的路边小吃。放学后总是把肚子填个半饱才肯回家,家里的饭就只能敷衍几口。奶奶少不了一阵子唠叨:“你这孩子每天吃饭跟喂猫儿一样,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每天就吃那么点儿饭,能到哪儿?瘦的皮包骨头,好歹一阵大风把你刮飞……”唠叨完了,又会一脸期盼的问我:“想吃包子不?豆沙馅儿的,明天给你包吧!”我不耐烦的随便应承一句,第二天餐桌上就会出现豆沙包了。那两年奶奶就是这样为了让我多吃点饭,每天变着法儿地做新奇的饭。

蒸槐花就是她的各种花样之一。有天中午我放学回家,一进大门就闻到了一阵奇特的香味。那是淡淡的又透着清甜的味道,透人心脾。这味道引着我一路直奔厨房,眼见奶奶一手端着一个大蒸屉,一手抓着搅拌着,那个味道就源源地从蒸屉里飘散出来。我好奇的问奶奶是啥,她告诉我:“是槐花,味儿甜吧?这可是好东西,富含维生素不说,还败火。能做菜饼子能包包子还能炒鸡蛋,咱这回做的是蒸槐花,尝尝好吃不?”说着就捏了一小撮塞到我嘴里。那是我第一次吃蒸槐花,淡淡的香甜味漫布整个口腔,嚼起来很劲道。奶奶接着说:“别着急,再等一下会更好吃。”我好奇地看着奶奶熟练地倒油,放进大葱、辣椒、盐、生抽,又放了些芝麻花生碎,翻炒了几下起锅,盛了一碗槐花,把耗好的这些调料挖了一勺,拌匀实递给我。咽了好几次口水的我,接过碗来一口气就吃光了。葱花耗辣椒的香辣伴着槐花的香甜,透着一些植物的清新,又有着麻辣的劲爽。我简直不敢相信,这小小的东西在奶奶的手里竟变成这般的美味。奶奶看着我吃了两碗,一边嘴上嘱咐着“可不敢一次吃这么多,好吃明天再给你做”一边欣慰地看着我。

那一年春末夏初的时节,我吃了好几顿槐花,蒸的炒的烙的,一点儿也没觉得腻。后来离开奶奶家回到爸妈身边,他们连做饭的时间都很少,更别提什么变花样。大多数时间我都是自己解决一日三餐,学校周边的餐馆数不清吃了多少遍,却再没有一种味道能让我觉得不腻,能让我去留恋去回味。我不止一次想吃奶奶做的饭,想念她蒸的包子、包的饺子、烙的饼,尤其想念蒸槐花的那一缕香。

我后来再也没能吃到蒸槐花,也再没有机会吃到奶奶做的任何饭。她永远地离开了我。我那段时间什么都不想吃,也不敢吃,不管看到什么都会想起奶奶。想起她慈祥的笑容,想起她微胖的身材在厨房里转悠忙碌的场景,想起她唠叨我时明明心疼又假装生气的模样,想起她早早做好饭站在胡同口等我回去的身影,想起她为我做的每一顿饭,想起那个初夏清甜的槐花香。

这么多年过去了,槐花的香味在我的记忆里变的似有似无。直到前几天,同事从老家带回一兜槐花给我。我上网查了蒸制方法,又按照记忆里奶奶耗油的过程,自己做了一顿蒸槐花。吃到嘴里的那一刻,我不由自主的泪眼汪汪。没有人理解蒸槐花怎么能好吃到哭?只有我自己知道,这就是我记忆中槐花的味道,它是奶奶的味道,也是爱的味道。

阅读次数:525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