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婆是位老党员

来源:许昌龙岗发电企业 编辑:孙铭磊 日期:2018-05-04

习进平总书记在不同场合多次谈到要“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强调“家庭的前途命运同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相连”。家风是润物细无声的熏陶、是潜移默化的教诲。每当看到家风,就想起了我的外婆,她用她的言传身教影响着我,也影响着大家一大家人。

外婆今年83岁,她1957入党,党龄61,是一名老党员。

她的身体很硬朗,经历过的风雨和沧桑,让她的身体素质和心态都比较好。她从来不主动去说经历的事情,除非你问她,她也是简单几句带过,依然坚定、从容、风轻云淡。从母亲那里了解到,外婆是当年大户人家出来的人,性格比较刚强。当年她担任村里的会计,还被选中到全国去学习、进修。

外婆很坚强。外公走的早,她一人把四个儿女拉扯带大。在我看来,那需要下定多大的勇气和毅力、需要承担多少痛苦和磨难才能做得到,这就是作为一位平凡而伟大母亲肩负的责任。

听母亲说,那时候口粮不足,基本都是红薯稀饭,窝窝头,很少能吃到白面,四个孩子都需要营养,她就去野外挖野菜、吃野菜,养母鸡,卖鸡蛋、换粮票、买面粉。时间过得很快,四个孩子都陆续成家立业,但是她也闲不住,继续帮忙看护这大家这一代人。不管在那种环境下,母亲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称呼和“职业”,是多少人受伤时的港湾;是大雪纷飞的夜晚,屋里暖暖的炉火;是夏季一杯冷饮,是冬季一杯热汤;是不管你飞的高不高,只关心你过的好不好的人。

有一年外婆坐车摔了一跤,导致锁骨骨折,在医院里做了手术,钉了钢钉,她只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月就回家了,在恢复的时间里也不让儿女们陪,怕耽误他们的工作,最后取钢钉的时候也是一个人去的。还有一次她自己在家做饭,煤烟太大了,差点就一氧化碳中毒,幸好打电话我母亲及时过去。现在外婆的年纪越来越大,家人多次让她搬出老家跟大家一块生活,但她直到现在还是一个人,她说在村里生活一辈子了,已经习惯了,但是我知道她是不想给儿女们添麻烦。

外婆很勤劳。那时候外婆养了好多母鸡,鸡蛋除了自家吃外,还会去市里卖,一般一周去一趟市里。那时候村子里基本家家养鸡,首先她会每天提个自己用塑料条编的篮子去走村串乡的收鸡蛋,鸡蛋收回后会先放到瓦缸里,当鸡蛋积攒到一定数量后,她会把鸡蛋分成两份,分别放入用竹签编制的大篮子里,然后用扁担一头挑一个进城贩卖。外婆年轻的时候基本都是步行,一来一回四十里路,早上天不亮就要出发,下午才能回来;后来年纪大了,村里也通汽车了,就不在步行了,基本上午去,中午就回来了。

她现在业余生活也挺丰富的,以前眼睛好使的时候还能看报纸,现在就只看电视了,经常关注国家大事,看看资讯联播,没事溜溜弯儿、听听曲儿、打打麻将、跟街坊邻居唠唠嗑儿。这几年她还获得“优秀老党员”的荣誉,发了奖章,前年回家的时候,她把中共河南省委发给她的纪念章让我看,看到她很高兴的样子,我开玩笑说:“外婆你这可是老革命党员了,我这小党员要想你学习呀,争取也拿个奖章。”说完她高兴的像个孩子。

岁月荏苒,时光飞逝,时间就这样慢慢的过去,每当我回家见到外婆的时候,都发现她越来越瘦,越来越矮,背一次比一次驼的利害,所以每次回去我都要去看她,虽然现在身体没有以前硬朗,麻利,但是依然健康。作为一个老党员,她丝毫没有被物质社会所影响,家里虽然有条件,但她从来不向儿女们提任何要求,在她心中依然是大家好就是好。大家这一辈也深受影响,尊老爱幼,孝顺父母,也是与外婆相处中给大家树立的榜样。

我珍惜和她相处的时间,在这个物质的社会里,对我来说只有家人的亲和爱才是最重要,最珍贵的。外婆给我树立了一个形象,一个做人的标准,一个受道德和信仰严格要求的老党员标准,一辈子“为人民服务”刻在她的骨子里,流淌在她的血液里,影响着大家每个人。同样头顶党员旗帜的我,也要为这个国家和社会做点事情,这种想法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改变。

最后,希翼外婆健康长寿、长命百岁。

阅读次数:580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