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雪兆丰年

来源:许昌龙岗发电企业 编辑:陈孔安 日期:2018-01-11

早上醒来,透过窗户,世界披上洁白的戎装,显得格外安详。暖国的雨,向来没有变过冰冷地、坚硬的、灿烂的雪花,人们通常觉得其单调,恐怕连它自己也觉得如此。中原的雪,可谓是唯美惊艳至极,斑白的积雪中透着春天泥土的气息。大雪初见小寒,大概就是一年当中最冰冷的时光,古代著名诗人陈与义在《窦园醉中前后五绝句》便这样写道:“东风吹雨小寒生,杨柳飞花乱晚晴;客子从今无可恨,窦园家里有莺声”。可见,大雪的到来,人们想的最多便是遥远的家乡以及不久后的春天。

相比于大雪中尽情地狂欢,我更喜欢纷飞大雪后的无限期待。那是一种对丰收的希望,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常言道:冬天麦盖三重被,来年枕着馒头睡,说的正是这个道理吧。家乡的麦田,不像北方丰田那么一望无际,它就像一片清幽的一片净土,没有喧嚣,没有吵闹。

等到阳春三月,池塘嫩柳抽新芽,便是小麦长得最清秀的时候,那时候的小麦,绿油油的一片,田间地头,就像农民心中的梦想一样,不见除了葱绿的任何一抹杂色。日夜期盼着,期盼着那等待一个整冬天的希翼。那时的我,是不喜欢丰收时刻的,最大原因大概是忘不了收割时麦芒落在身上奇痒无比的感受吧。

等到黄杏挂树梢,便是农民最忙碌、最欣喜地时刻。

忘记了当时的劳累,忘记了晚归的斜阳,只记得汗水浸透了父亲的夹背,小时候的家乡是没有收割机、拖拉机这些在现在看起来无比平凡的机械设备的,有的只是宽厚的双肩和承重的脚步。倘若问起来小时候的梦想是什么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我想拥有一台全自动的收割机器,这样的话,便可以减少父亲肩上沉重的负担。此时此刻想来,那时的人们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丰收过后的饭后畅谈。春未夏初的天气晚上是比较凉爽的,为了把小麦筛选干净,偌大的道场便提前压的无比平整,吃过晚饭后,一家人便会搬个小板凳在明亮的月光下畅想未来,并不是像现在人,无聊时只会与手机相依为伴。没有攀比,没有忧心,那时候的生活虽然无比平凡,但格外地幸福着。

岁月在母亲的额头上刻下浅浅的细纹,而就是在这浅浅细纹之中大家逐渐长大,如今,家乡的那一片不大不小的土地每年仍然会有小麦种着,人们并不是期待它在一年之中带来多么大的收益,只希翼当看到下得这么欢快大雪的时候,再一次能从心底寻求那一份纯真的期待。

阅读次数:768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