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束腰带

来源:许昌龙岗发电企业 编辑:曹曼曼 日期:2018-01-05

姥姥已经七十六岁了,由于最近身体不太好,就来我家住几天,在城里方便打针。我回家时,姥姥坐在床上开着电视昏昏欲睡,她的白头发已经变得很苍茫,一下子觉得又老了很多。一看到我回来,就立马精神了起来。

“回来了,最近上班怎么样,忙不忙?还适应吧。”

“还行吧,挺好的。一开始去有点,现在都挺好的,班上的师傅都对我挺照顾的。”

“嗯……那就行,不忙就挺好的。”也许是因为年龄大了,她说话变得很慢很轻。

“是啊,挺好的。”

“你们平常都忙什么工作啊?”

“这给你说了你也不懂啊。”我对姥姥的问题有些不耐烦。

“呵呵,也是,你给我说了我也不懂。

也许是因为大了,总觉得老人吃好睡好就行,不想和她说那么多。

“早点睡吧,明天我还要上班呢。”

“中,睡吧。”说着她也准备睡了,她从腰上解下一根束腰带,她说,你看,这个还是你给我打的那根。

“我打的那个?”我霎时有些惊讶,“那是我小学四年级打的啊。”我掰着手指查了一下,“已经十年了,你竟然使这个束腰带用了十年?”

“就是,已经十年了,这不还挺好的么,束皮带可紧,这个刚刚好。”

顿时,我的思绪回到十年前。

那个时候,我还在读小学四年级,因为父母在外做生意,从六岁起我就待在姥姥身边,姥姥是我身边最亲的人,小时候学习好,那时候每天晚上我都要给姥姥姥爷讲我在学校学了什么,姥姥都会夸我,中,好好努力,每次我在学校受委屈了,姥姥都会跑到学校找老师问问情况,下雨天,姥姥就穿着胶鞋到学校接我,有一次,我感冒了忘记喝药,姥姥端着水从家里送到学校,我还记得那个时候同学们羡慕的眼神,而我小时候也比较贪玩,有时候到了很晚不回去,姥姥只得东家找找,西家找找,找到了我,自然免不了一顿吵,我只能乖乖地回家……

而那根束腰带,是我送给姥姥的第一件礼物。

那个时候放学写完作业也无事可做,就学了织毛衣,然而毛衣没学会,打围巾又太难,学会简单的针织后,我就学了织束腰带,心想,织好就送给姥姥。为了怕它越束越长,我就在自己腰上试了试,还做了暗扣。

织好了,送给姥姥,我拿着新崭崭的束腰带,满是自豪地对姥姥说,“姥姥,你试试,我给你打的。”

姥姥满是夸赞的眼神看着我的束腰带,说,“好,曼曼真中用。”

说着,她拿起试了试,“中。”说着她拉了一下,“哟,这以后估计还绕两圈里,哈哈,中,系系都行啦。”

“哈哈哈,以后不中咯再给你打。”我被姥姥逗乐了。

没想到,这束腰带一束就是十年。

现在姥姥的腿脚不灵便了,头发也不再染了,我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工作,见得吃的穿的也比姥姥多的太多,我也时不时的问起妈妈姥姥的健康状况,吃的穿的怎么样,偶尔有空回老家也会给她带些水果,带些老年礼品,可是,我已经很少很少能坐得住去和她谈谈心,更别说送她一件自己做的礼物了。

直到看到那个小时候送给姥姥的束腰带,我才突然觉得惭愧,没想到那根小学四年级打的再粗糙不过的束腰带,竟成了姥姥身边最珍贵的东西,可是最爱我的人老了,可我已经渐渐忘了。

那根束腰带并不起眼,但却陪伴了姥姥十年,我突然明白,曾经他们的爱是无微不至的照顾,是无所保留,毫无条件的,现在长大的大家不再需要他们的照顾了,可是那些爱却并不需要任何名贵的东西来偿还,有时间和他们说说话,聊聊天,心灵的关怀,就是给他们的一份最好的礼物。

阅读次数:842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