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父亲节:忆父亲流过的两次眼泪

来源:洛阳热电企业 编辑:朱向飞 日期:2017-06-22

QQ图片20170619163926.jpg

在我的记忆长河中,父亲流过两次眼泪。

父亲的两次落泪填满了我整个儿时的记忆,成为河底那几枚温润的鹅卵石,静卧于此,永不会流逝,任记忆的河水轻轻冲刷着,抚摸着,环绕着,亲近着,时时刻刻感觉到它的清冷。这清冷,犹如记忆中父亲那盈盈的泪水。

父亲的爱有多种,有的如峻山般伟岸,有的如大海般壮阔,而我父亲的爱如这两行无言的热泪,让人刻骨铭心。

小的时候,和父亲呆在一起的时光并不多,父亲作为家中的顶梁柱,不得不拼尽全力来维持这个家的运营,因此父亲很少在家,这种记忆从我小学时开始,一直延续到今天,那时虽年少,却也早早体会到了什么是父爱,而大多数时候我都是不在乎的态度,也唯有下雨天无人接送时,眼里才会泛起一种叫做委屈和心酸的液体。由此,倔强和叛逆在心底扎下了根。也就在那一年,一个冰冷的下雨天,我见到了父亲的第一次流泪……

那个时候已经是冬天了,天气冷的不像话,天空中的雨又为这隆冬增添了不少“冷色调”,这样的天气父亲一般会在家里的。那天放学,冻得瑟瑟发抖,吃了晚饭便钻进了被窝,一向话少的父亲那天竟主动问起我的学习来了,父亲轻轻挪了下我床头那把老式藤椅,和着吱呀声坐了下来,父亲问我在学校都学了什么,对于成绩不太好的我最害怕的就是被提问,在那一刻我竟说不出话来,也或许是心底的倔强作怪,无论父亲怎么问,我都用沉默回答,终于父亲被我无声的抗拒激怒了,我挨打了,被父亲狠狠揍了一顿,那把吱呀的藤椅也不再吱呀,无声的瘫在地上,散落一地。忘记了那顿打是怎么结束的,只记得最后母亲进来拉走了呆在门口眼睛红红的父亲,转过身去,我竟听到父亲在小声责怪着母亲:为啥不早进来拉住我?这声音似抽泣,又像叹息,透过昏黄的灯光我分明看到父亲脸颊上的泪水……

多年后的今天,回想起这件事,我才领会了父亲当时责怪母亲时的心情:自责,悔恨,心疼,又有些失望。父亲脸颊上的泪水,至今映在我的脑海中,挥散不去。

还是冬日,阳光明亮温暖。

噩耗传来,奶奶离世了。骑车从十几里外的学校匆忙赶回家,家中一片狼藉,奶奶躺在一口冰冷的棺材里天人永隔。父亲蓬头垢面,呆呆的坐在地上,清瘦的脸颊上拖着两道长长的泪痕,青涩的胡茬长满了半张脸,原本粗糙的皮肤又多了几道皱纹,目光呆滞且无助,像个孩子。看到这一切,心中酸楚,终于泪如泉涌。第二次看到父亲的眼泪,我终于明白了父亲那种对家人无言的爱。

没有朱自清的文笔,描绘不出《背影》中那个穿着黑布大马褂,步履蹒跚着穿过月台为儿子买橘子的父亲;也不如《傅雷家书》中溢于言表的父爱。但是父亲的眼泪中折射出爱的光芒,愿时光走的慢些再慢些,您牵挂的孩子已经长大了,在这属于您的节日中,我想真挚的对您说:以后有我,您该歇歇了!

阅读次数:542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