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在心底的烧肉粽

来源:信阳(华豫)发电企业 编辑:郭春晖 日期:2017-06-01

随着端午节的临近,思乡之情涌上心头。晚上,打开厨房的冰箱,喜见妈妈前日寄来的烧肉粽,口中的糯香咀嚼着黏稠的思念,记忆便在盈眶的那头,模糊地展开来了……

清晨,毛竹林里松松的土层下,藏着蠢蠢欲动的笋尖,正期待朝露的洗礼,与太阳进行光合,让纤维舒展开来,它就能挣脱土层、拱出地面,和大家相见。漆黑的竹林中,爸妈紧紧牵着我的手,三个人靠着一支手电筒的微弱光线,摸黑在竹林里面寻找笋的踪迹。我和爸爸死命地盯着竹林下的土拱,期待泥土中将裂未裂的讯号,土缝中、残竹败叶下……却什么也没见着!从小在山里长大的妈妈,凭着经验,朝竹枝茂密的方向,聚灯一照,循着竹叶末梢变化的颜色,便能准确判断地指出:笋就在这里。我拿起兴奋的小锄头,快速地往电筒照射的位置进行挖掘,很快就看见了笋尖,妈妈在一旁精准刨开这笋深度的土,接手换上爸爸手里的那把平头锄,一斜口下土,利锄铲下了笋,这与生俱来的熟捻,好看又利落。妈妈神准地指挥,让大家在天光未亮前,就装满了一篓子的竹笋。

天幕下,黑暗与黎明的分际线还在挣扎,竹林中,大家一家三口与蚊子的浴血奋战继续进行。虽然大家都全副武装,穿着长袖套和雨鞋,但饿极了的蚊子宁愿以飞蛾扑火的壮烈,先饱食一餐,也不愿做个饿死鬼去投胎。中国人说民以食为天,看来,连蚊子也不例外。

来到爷爷生前亲自开垦的竹林采笋,爸爸感触似乎特别深,他回忆起:“以前的蚊子也很多,但好像没有现在的凶猛。我小的时候,青蛙还很多,青蛙会吃蚊子,而蛇吃青蛙,食物链很平衡,现在污染太多,生态都变了!”爸爸大口地吸着烟,一边用烟熏走我身边的蚊子,一边摇头地感叹着!

说着说着,天很快就露出了鱼肚白,我帮着爸妈一起在竹林里采集包粽子用的粽叶,那时的我个子还不高,只能够得到下排的小竹叶,虽然帮不上忙,但妈妈还是让我继续采,她说:“你采的要自己包哦!’当时我听了非常高兴,在妈妈的鼓励下,那一年,我包出了我人生的第一颗棕子。

回到家,爸妈仍不停歇地忙着,自来水这头正冲洗着翠绿的竹叶,空气中透着一种雅致的清香,非常好闻。妈妈的深锅大灶里拌炒着糯米、肉块、香菇、红葱头……随着酱油、胡椒粉、五香粉入锅调味,酱香浓厚又丰足的炒馅气味,瞬间四溢,霸气十足地占领了整个村头。

妈妈在院子里架起了一支竹竿,将绑粽的棉绳串挂在竹竿上,接着拿来粽叶、糯米、馅料和两张板凳,她熟练地将两片竹叶一正一反上下叠好,迅速折成三角漏斗状,底部先舀进一些糯米炒料,接着将咸鸭蛋黄跟栗子放在中间,再填上一层糯米,而后将上面预留出来的粽叶倒折,遮住三角形的上缘,仔细握折成三角立方体的形状,最后用棉绳绑紧。在一旁的我依样画葫芦的现学现卖,折了几次,都不像样,只得沮丧收场!妈妈笑着抓起了我的手,她一动、我一作地教会了我。这是我人生中第一颗亲手包的粽子。

这些年因工作之便,吃遍了南北各地的棕子,就觉得米其林也比不上妈妈包的烧肉粽好吃。原因无他,或许正如鲁迅“朝花夕拾——小引”中所言:“屡次忆起儿时在故乡所吃的蔬果……都曾是使我思乡的蛊惑。后来,我在久别之后尝到了,也不过如此;唯独在记忆上,还有旧来的意味存留。他们也许要哄骗我一生,使我时时反顾。”

冰箱里取出的肉棕,在蒸笼里呼哧呼哧地热腾着,阴雨蒙蒙的春夜,趁热吃上一颗冒着热气的烧肉棕,回望曾经的温暖时光,我确信家的味道就在我身边。


阅读次数:536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