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那山、那些年

来源:许昌龙岗发电企业 编辑:李开拓 日期:2017-05-26

从小就对山情有独钟,喜欢山上各样的草木,喜欢山上酸甜的野果,喜欢山上奇怪的昆虫,喜欢山上曲折的小路……我喜欢山上的一切。当然,更喜欢跟我一起在山上玩的哥哥姐姐。

我很小便被送到姑姑家寄养,姑姑家里有我的表哥和表姐,由于相差年龄不大,大家便成了最好的玩伴。表哥和表姐是大人们眼中典型的淘气包,“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自然也就跟着“野”了起来。大家整天像“三剑客”一般,哥哥姐姐带着我在河道里摸螃蟹,去公园钓金鱼,拿着各种捡来的玩意过家家……总之,不上学的时候是家里最乱的时候,大家除了会把家里搞的乌烟瘴气,还总是跑得“云里雾里”,让姑姑焦急的四处寻找。姑姑的焦急不是没有道理的,大家村子后面就是大山,姑姑最怕大家三个大魔头在山上“野”的不着家。

我最喜欢星期天由哥哥姐姐带着我去山上玩,大家会召集周围的小伙伴一起,哥哥拿个红领巾绑在棍子上当做红旗,手一挥,向着山大叫“小的们,冲啊”,大家便蜂拥着往山上跑。那时候感觉那山好高好高啊,小小的大家要凭多大的力气才能爬到山顶,当然,大家也从没有爬到过山顶。虽然每次都斗志昂扬的往上冲,或者是互相面红耳赤的比赛着,但也总是爬到一半就没有刚开始的斗志,各自跑来跑去,或坐或躺,不是因为累才不往上爬,而是因为路边的小虫、奇怪的石头或者美丽的野花而分了心。各自抓了蛐蛐,拿到一起看它们斗架,逮了蚂蚱,拿绳子栓着让它们蹦哒,溪流里躲在岩石下的蚂虾也是大家“研究”的对象。不知不觉就会玩的过了吃饭的时间,为了躲避姑姑找不到大家而对哥哥姐姐惩罚,我自然就成了挡箭牌,他们会说带我去公园玩,我太贪玩不回家才导致他们回来的晚了,也是因为姑姑太疼爱我,自然就不会再追究。

山上的四季我都喜欢。

喜欢春天的山,大家会一起去山上摘野花,会把野花编成花环戴在头上,还会比赛看谁采的野花最多最好看。除了摘野花,抓蝴蝶抓蚂虾也是大家的最爱,抓蝴蝶扮“香妃”,抓了蚂蚱烤了吃,感觉那个味道真的是世间最美好的。

喜欢夏天的山,大家会在山上找野果,小小的刺莓是大家最青睐的,酸酸甜甜的味道让大家垂涎三尺。还有又青又涩的野苹果,虽然很酸涩,但对于没有零食的大家,那味道也是让大家念念不忘。除了吃的,大家会在山里的溪水里抓小虾抓青蛙,清凉的溪水给大家带来莫大的欢乐,互相挥洒的溪水溅起的都是大家的笑声。

喜欢秋天的山,这个时候的山是最丰富的,除了红的热烈的漫山红叶,还有就是充满了野果的山林。这个季节是大家最喜欢的,因为大家可以一整天的呆在山上,为什么呢?因为姑姑也会跟大家一起上山摘野枣摘野葡萄。摘了野枣随手在身上一蹭,往嘴里一丢,那香甜的味道立即感染了身上的每一根神经。小而紫的发红的野葡萄也是让大家停不下嘴,吃的满嘴满脸都是甜腻的汁液,当然,姑姑把它们都做成葡萄酒的味道更让大家欲罢不能,偷偷的喝上几口,脸上泛起的红晕便会给姑姑出卖了大家。

喜欢冬天的山,大雪把整个大山包裹的严严实实,看上去像足了一个大胖子,也像是一个胖嘟嘟的大雪人。大家这个时候便不能疯着往上跑了,但是大家却可以在山脚下寻找野兔的洞穴,虽然从没有抓到过野兔,但那种寻找的热情却从不会削减。因为爱那山,那山的春夏秋冬便都是那么可爱,因为爱那些人,跟那些人在一起怎样都是最快乐的。

美好的东西总是经不起时间的消磨。现在的大家都已经成家立业,各自有了各自的家庭,并为了生计而忙碌操劳着。多想再回到那个时候,多想再一起去山上“撒野”,去没心没肺的对着大山胡乱大叫,去互相拉扯着嬉闹…但是,有了家庭和工作的大家也有了太多的牵绊,即使能再聚在一起,也再找不到那时的心境和感觉。有人说,美好的事情是用来怀念的。是啊,没有什么总是能够一直美好下去,所以,把那些美好的事保存在记忆里,不会丢失也不会褪色,又何尝不是一种最好的方法。

感谢那些值得我怀念和回忆的日子,感谢带给我欢乐的那人、那山、那些年。

阅读次数:578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