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边缘人

来源:洛阳热电企业 编辑:张留见 日期:2018-12-20

十字路口的灯光下,如约而来的小商贩,占据在路旁,成为了夜市的一角,持续的低温天,生意也走向了低谷,无人光顾。

三轮车上摆放着开封有名的沙土地花生,籽粒饱满的小角花生,刚炒熟地红粒花生角,半个口袋敞开着,旁边是一小车丹江口的橘子,手扶拖拉机上是红薯、粉条,远道而来,还未开张,卖甘蔗的在地面上铺了一层塑料布,削去的皮堆在上面,肉夹馍撒发这诱人的香味。

白天十字路口,不见踪影,只有到晚间,那一会的功夫,陆陆续续挤满了路旁。每天那个卖花生的坚守阵地,三十出头的小伙子,坐在车的一旁,也不听吆喝,一块小狠板上写着:现炒红粒花生,这是手机的铃声响了,对方应该是他的爱人,只听小伙子说:“孩子买考试卷子,那等到明天我把钱送去”,听得真真切切,似乎有静了下来,灯光照射在车上的花生,小本生意,也许单调了些,偶尔放些核桃,小伙子首饰摊位,离开了十字路口。

仅凭这些不足以养家糊口,我猜测小伙子白天有另外一份工作,晚上出来摆摊。

冰冷的夜晚,从十字路口路过,依旧是那些熟悉的面孔,有时候出现得多一些,有时候人少一些。

不像那些开车的人,将货物卸下,喇叭播送着产品,扯起电线挂着灯泡,名牌的衣服和鞋,招引顾客,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并且是亏本处理,离老远都能听得见,热闹之后,剩下还是那位卖花生的小伙子。

等我渐渐离开远去后,那灯光下的小伙子已经模糊,离开了我的视线,生活在城市边缘的人仍在忙碌,没人能想起他们的名字。

阅读次数:239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