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里的一点“热”

来源:许昌龙岗发电企业 编辑:郑勇涛 日期:2018-12-12

如果说“闻香识女人”是一种情调,那“听音识设备”就是一种技能。在发电厂这个特殊的大家庭,总是有一些成员会不听指挥,“群魔乱舞”,混淆人们的视听。这就需要日常巡视人员掌握“听、闻、望、切”四项基本功,今天就来先容一位听界的大咖,看看这位大夫平时是怎么候诊的。

12月1日,周末的第一天。是一期五值的白班。对于习惯了没有周末和节假日的他们,没有对1号机有任何懈怠。从接班会开始就进行了8小时守护状态,守护两台机的平稳运行,为这个冰冷的冬季带来一丝暖意。

潘博是五值大家庭的一名小鲜肉,也是一名90后,在他身上,探索精神和不服输的倔脾气展现得淋漓尽致。“听音识设备”更是他的标签。

和以往一样,接班后,潘博就拿着他的“三宝”(点温器、测振仪、听针)出发了。虽然是一样的路线,潘博仍像探索新大陆一样检查着熟悉的设备,测温、测振不用说,细听运行设备发出的声音在机房嘈杂的环境中更是需要点认真加能力。此时的潘博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形容再适合不过了。

从集控室转到机房零米,从12米机房平台的发电机组,到6.3米低加加热器,高温高压的设备散发着足够的热力。潘博头上的安全帽已经湿了大半,顾不上擦拭额头上的汗水。潘博已经大步流星地走到了凝汽器旁边。

潘博舒展的面容突然有了异样,眉头紧锁着,看来有情况。原来擅长听力的他听到1号机凝汽器内部尤其是喉部位置声音较平时明显增大。潘博刚走过去就觉得不对劲,心中的问号瞬时画下了好几个。他忽然想到11月30日1号机五抽逆止门出现异常关闭情况,莫非此刻的凝汽器内部异音与此相关?潘博此时又屏住呼吸,用他的“顺风耳”认真听了一会儿。没有半点犹豫,潘博用对讲机立即汇报机长胡二勇。胡二勇和值长陈志进行了紧急讨论,翻看11月30 的运行记录,查看参数,盯着运行的凝结水系统画面,计上心头。

胡二勇拨通了汽机点检和检修的值班电话,两班人员第一时间奔赴就地。随即令潘博协同汽机点检、检修共同对五抽逆止门进行手动开关试验,发现逆止门动作时凝汽器内部声音无明显变化。这可真是奇了怪了,那会是什么原因呢?潘博的倔脾气立即上来,非找出元凶不可。

潘博将就地情况及时向机长和值长汇报,并将自己的推测告知盘前。凝汽器异音可能由其他原因造成。胡二勇马上对凝汽器运行参数进行翻阅,在一堆数字叠加的世界里,胡二勇发现了破绽。原来五抽逆止门关闭时凝汽器喉部温度由30摄氏度快速上涨至80摄氏度左右,之后缓慢恢复。发现了这个“秘密”,胡二勇判断凝汽器有异常蒸汽进入。

此刻盘前进行着一场紧张地头脑风暴。五值的“名医”开展了热烈地讨论。通过数据进行推测和对比。不停地查看参数,结合五抽入口温度、真空等参数对比分析。布置“作战计划”。盘前、就地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但一部对讲机将他们拴在一起,誓把元凶抓到。

果真是“人心齐,泰山移”,办法总比困难多。通过盘前、就地和汽机点检的通力合作,最终确认凝汽器内的5号低加抽汽入口管道膨胀节破裂。

此刻,潘博心理的问号终于改成了句号。

虽是深冬已至,但潘博额头上的汗水还是顺着安全帽的帽檐流到了下巴。

“还挺热!”虽然嘴上说了一句,可他却无暇擦掉。他扶了扶背在身上的手电筒,将光线对准巡检路线两旁的辅机设备,并用那片炽热的光芒将寂冷的黑暗撕裂,然后头也不回地扎入黑暗当中。

因为作为一个发电部巡检人员,他心目中最重要的隐患缺陷永远是“下一个”。

在深冬季节,人们都希翼过得暖暖的。发电厂更是带着这种使命感在热的最源头。他们用责任和固执守护着千家万户的温暖,让这个冬天不再冰冷。

阅读次数:231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