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草记

来源:清洁能源企业 编辑:李奎奎 日期:2018-12-13

冬风归来万物尽枯,中原大地上吹着的阵阵寒风,带着神秘的力量把这秋草的茎叶变成了凋零的颜色-深褐色,野草的枝杆在风中笔直的站立着,那么顽强,要不是更大的力量摧毁,它将是雪地里破风的侠客。

“奎奎,工具是否都已准备齐全”

“报告王师傅(王延岭),都已准备齐全,可以出发”

这是工作前必须要核对的信息,检查割草机电源电池电量是否能满足工作所需和它的锯盘是否锋利以及锯盘上的螺栓是否拧紧以保证工作人员安全,手套、安全帽、劳保鞋无一不检查;哦,还有那把光亮的钉耙。

“出发”

冬季的干燥不仅在空气中弥漫,路面也是一样,皮卡车过处,一片尘土飞扬,像极了古时候策马扬鞭为国作战的场景。颠簸了二十几分钟后,大家到达了睦东44号箱变处,风机旁边枯草较短,可能是因为被它身旁这铁东西高大威猛的身躯吓住了,只能在那里俯首称臣吧。再看箱变处,情况完全相反,那里的枯草因靠近庄稼地,能吸取到地里的营养,长的气势汹汹,给大家的心里更填了一份斗志。

按照分工安排,李奎奎割草,杨帅雨耙草,王师傅整理成堆并就地处理,各就各位,安全高效有序进行着;在寒风中,枯草叶飞舞着,散发着一股说不上来的味道,割草机的锯盘飞速旋转着,不时的会碰到蓬蒿的枝杆,和树枝一样硬,它和锯盘强烈的撕扯着,奎奎缓缓地用力下压,伴随着刺耳的声音和手臂的震动,一棵直径两公分的蒿草杆最终被从根处锯断,断口处透出圆孔状的黑色,小杨的钉耙顺势钩住,带到王师傅处,由他做最后的处理。

凛冽寒风中,飞速旋转的锯盘,前后左右挥动的钉耙,一双捆着枯草跑来跑去的坚实臂膀,有穿过手套扎在手上和跳过鞋帮钻进鞋里的小刺,更有从和着话语一起跑出来的被冻的发白的水气。

十分钟、二十分钟、一个小时……,枯草都被整齐码放在一处,箱变风机周围变得平整而干净,此刻的它们就像一个被洗心革面后的美男子,阳光帅气,嘴里哼着小曲儿。

“王师傅,你看现在这个场景是不是特别符合大家的要求”李奎奎掏着兜里的草叶子说。

“嗯,这是最美的场景,也是咱们最美的时光,大家辛苦了”

“看着挺好干的,这一上手还真得撸起袖子干,不然还真降伏不了它们”杨帅雨撩动着被汗湿头发说。

稍作休息后,皮卡车继续开往下一站。

寒风劲吹,心里有热血沸腾的劲儿,发动机的轰鸣和心脏的跳动都代表着风电人对生活和工作的热情与激情,在豫电的发展蓝图上,风电人的痕迹将会越发绚丽多彩。

阅读次数:247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