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凡的240个小时

来源:许昌龙岗发电企业 编辑:陈孔安 日期:2018-12-06

周日,清晨,微弱的阳光照在刚刚下过雨的道路上,泛起波波磷光。

“三号炉电除尘高压电场送上电没有?”正在吃饭的卢晓伟还在关心着升压实验的准备工作是否安排到位。

挂上电话,卢晓伟便急匆匆地走向办公室……

从11月23号跨到12月2号,卢晓伟一直坚守在脱硝第一检修现场,中间从未离开。

作为环保第一道关口,其一直是烟气脱硝的重要枢纽,如今,突如其来的问题顿生摆在面前,不免得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怎么办?是干?还是一直将就?

干,而且要坚决做好,就在这下一秒,“敢干必干”的决心在卢晓伟的脑袋中瞬息而过。

此时里面的温度是否有点高?是否还需等待一段时间?此时此刻,距离脱硝人口门开启刚刚过去18个小时,为了及时能够进入进行检修工作,此时的他顶着弥漫的灰尘进行吹扫工作,为了克服人口太小,烟尘过多的困难,卢晓伟从锅炉侧开始清点烟尘模块,脚底下的灰尘灌满了双脚,扬起的眼尘席卷了脸颊。带着“滚尘式”的灯光蹒跚前行,为了便是能够清楚统计积灰数量以及更好地为了之后的工作顺利进行。

脱硝工作难,电除尘工作或许更加不易……

尽早进入,为了是让问题及时暴露!此时,距离停机时间过了整整48个小时,或许是对待工作特别认真,又或许是对于设备太过熟悉,但电除尘作为环保第一担当的使命在他的心中从来不曾逝去。我是知道电除尘内部情况的,虽说与脱硝相比没有反应器中那种刺鼻的味道,但极板极线那布满的灰尘也让人望之却步。走一步,滴滴嗒嗒的灰尘便会布满全身,为了减少灰尘的下落,也为了能够让微弱灯光看到“隐患”的庐山真面目,每走一步,他都小心翼翼,为了检修之后振打空升实验的顺利进行,从阳极振打锤的检查到阴极极限的清理,他始终如一地逐步排查,一个一个清理,布满灰尘的手掌拨打的振打锤与手指触碰到极线上的灰尘在灯光的照射下形成一幅别样的检修画卷。

或许看到此时此景,会疑问道:“这就是所谓的为光明坚守,为万家守候?”

上一秒的你可能说不是,180小时之后,你或许就会改变你的想法……

看着穿着连体服站在镜子面前的自己,这几天兴许是显瘦了,胡须也渐渐地多了起来,他笑笑,用热水清洗了自己疲劳的神经,拿起桌上的手电筒,背在腰间,转身又去往下一站的“站点”。

“现在正在进行焊接工作,焊接质量良好,具体焊接完成时间待定”。正在焊接催化剂密封条的师傅起身对他说。

“是这样,现在催化剂吹灰工作已经全部完成,密封工作也在急锣密鼓地进行着,催化剂分布走向及螺栓上封情况务必要认真排查”。

为了避免人为因素隐形局部催化剂流畅性能,俯下身去,卢晓伟认真端详着催化剂波纹走向,脚步随着灯光缓慢移动,即便此时已经是初冬的夜晚,可汗水依旧顺着下颌流淌下来,看这边,密封条焊焊接平整且表面没突兀,看下面,催化剂波纹走向一致,确定万无一失之后,转身奔向下一个模块,生怕错过任审核通过何的漏网之鱼……

“3号机空升实验已完成,电场参数一切正常。”从11月23号到12月2号,长达240小时的坚守,这或许便是最好的答卷。古有作家张九龄 “太阿之剑,犀角不足齿其锋;高山之松,霜线不能渝其操”;今有最美大唐人,守护灯光,不惧困难战严寒,扎步为营,心系设备保安全。

阅读次数:348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