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盐水自述

来源:林州热电企业 编辑:乔建军 日期:2018-12-05

我叫除盐水,来自发电厂化学专业。从诞生的那一刻起,我的人生就富有传奇,肩负光荣使命,而且责任重大。当我被加热到一定温度后,就会化身于无形的蒸汽,推动汽轮机做功,带动发电机发电,服务于社会,为大家送去光明和温暖。我还有一项特殊的使命,是作为“冷却大使”在火力发电厂庞大而复杂的系统内“交流”,将重要设备的体温控制在合理温度范围。

有人叫我蒸馏水,这话儿也没错,当化学运行人员将我的电导率调整到小于每厘米5微西(25摄氏度)时,我就会荣升为一级除盐水,去实行艰巨任务;当电导率小于每厘米0.2微西(25摄氏度)、二氧化硅含量小于每升20微克时我就衍生出二级除盐水,作用是“对内交流”。

我的老家位于林州市姚村镇西丰水库,是林州企业用水的主要水源。每当进入冬季采暖高峰期,该企业对我的需求量就变的很大,最多时每天可达一千多吨。而另一个老家来自历史悠久的红旗渠,十几公里的自流把我送到这里。有时候遇到水库水位低或是刚下过雨时,我会产生许多低微生物,且水质发浑,常规水处理加药无法满足预处理,需要加大溶药量,甚至要把整袋混凝剂搬运到沉淀池旁投放加药,中水运行人员默默工作,将一袋袋药剂缓缓地搬到沉淀池上,完成加药、絮凝、沉降、过滤的全过程,守住了原水预处理的第一关。

我要蜕变的第二关——水处理除盐。这里是化学“重兵把守”的城池,化学运行人员自然会安排最强主力阵容。而我要通过阴阳离子交换将“体内”的多余离子除掉,然后进入凝结水精处理及机炉加药。在这里我要特别为发电部运行三值的王小宁、吴梅芳点个赞,她俩曾多次发现重大缺陷,避免停机停炉事故,并参与了水处理全停、全启的重大操作,多次提出的合理化建议均被厂里采纳,提高了设备的运行效率和经济效益。

经过一系列萃取,我的品质大大提高,但还没有做到最好,由于超临界直流锅炉对汽水品质要求高,30万超临界机组水分析和精处理系统的化学监督是我走向“纯正血统”的最后一关。

历经漂流、经历曲折、接受洗礼,我最终有了新的身份和使命——“除盐水”。我的衍生离不开化运人员爱岗敬业、脚踏实地的奉献精神,在他们的精心操作下,我发挥潜能、施展才华,我与平凡为伍,与可爱的人在一起相伴、成长,完成生命最精彩的华章。


阅读次数:239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