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随想

来源:林州热电企业 编辑:赵红梅 日期:2018-11-29

在我的刻板印象里,冬天应该是从第一场雪算起的。

我看着窗外光秃秃的树枝,感受着敞开的房门里时不时灌进来的冷风,心里下意识地想着冬天快到了吧!没有雪也没有春节的鞭炮声时,我总是习惯性地将这段时期定义为晚秋。

人总是会对某段时期印象特别深刻,就像我对于冬日的记忆一样。

从我记事开始,冬天就是围着外婆家院子里的火盆度过的。用晒干的玉米穗轴引着火,废弃的柴火桩子往火里一架,一盆旺盛的大火就烧起来了。一群人搬了小板凳围着火盆坐一圈,闲谈的,织毛衣的,吃瓜子的......时不时地还会有街坊邻居来串个门唠几句。离了火盆的地方都很冷,所以大家常常一坐就是一天。傍晚时分,火盆里剩下些没有火苗的木炭,就搬进屋子里暖暖屋,裹着暖意进入梦乡。

那时候,堂哥、妹妹和我都在上学,大部分时间大家都是抱着寒假作业坐在火盆旁边假意用功读书的。外公外婆不会对大家的学习过多干涉,就在一旁添着火看大家闹腾。桐木燃烧很容易向外喷溅火星,火星落在本子上,大家就会大惊小怪地嚷嚷:诶呀,我的作业要被烧掉了!一个假期下来,本子上被火星溅出来的小窟窿就不计其数。但是开学时老师总是说这样的作业一看就是在家用心做的,对于这点,大家也是喜出望外。

最开心的还是下雪的时候,火盆移至屋檐下,一只手烤着火,一只手接着雪花,亦或是看雪花飘飘悠悠地来到火盆上方,然后消失。这样无聊的重复总是能让我观望好久。烤到全身暖和的时候,大家就跑到雪地里撒欢。穿着外婆做的轻巧的小棉鞋在雪地里一遍遍地跑,用热乎乎的手去攒雪球......跑累了再回到火盆旁,举着红彤彤的手和湿漉漉的鞋在火苗上,然后看鞋底因蒸发冒出的白色雾气,心底有一股莫名的满足感。

关于这些,我总是记得非常清楚。

这样的日子随着初三那年外公外婆相继离开后就不复存在了。以前总觉得火盆是冬日里的必需品,可没有火盆,我也一样又过了这么多个冬天。现在工作后住房里有暖气,更加淡化了我对冬天的原始印象。不过对于怕冷的我而言,这样的冬季也不免让我欢喜。

生活总是越来越好的,科技造福人类,真好。我边想边关上了房门。

阅读次数:219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