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地坑院”

来源:清洁能源企业 编辑:武东军 日期:2018-11-16

三门峡,是一座因修建“万里黄河第一坝”—三门峡大坝而崛起的城市。

三门峡地处豫西边陲,西邻陕西省的潼关,隔黄河北望山西省的中条山,古称陕州,历史学问底蕴深厚,举世闻名的仰韶学问就发端于三门峡渑池县的仰韶村,三门峡市区西南的庙地沟学问遗址,更是仰韶学问向龙山学问过渡的重要信史证据。

沿着仰韶学问,以及仰韶学问盛期的庙地沟学问的历史脉络,由陕州故城穿越紧邻三门峡市区的涧河,缓步登上市区南侧的黄土塬,背依黄河、中条山,放眼南眺,一马平川的黄土塬上,沃野千畴,果林连片,人来车往,一派田园风光。四下探望,屏气凝神难觅屋脊瓦舍聚集的村落,只有寻着六畜此起彼伏的欢叫声,信步穿过桐树、杨柳和各色果树簇拥的屏障,趋近一方方“拦马墙”簇拥着的,潜藏于黄土塬台地下的“地坑窑院”,才嗅到扑鼻的油烟味,始见塬上人家生活的日常。就近俯瞰,居家村民在窑洞内进进出出,神闲气定的劳作,看见了就热情招呼你下来,屋里坐坐,院子内的鸡犬也冲上望望,轻叫几声,又各自走开。

在陕州辽阔而坦荡的黄土塬上,这种“见树不见村,进村不见房,闻声不见人”的地坑窑院,曾经是当地人们最主要的居住形式,在三门峡及其周边被千古不变地保留了下来,至今当地仍有村民常住,炊烟绵绵,六畜兴旺,传承为豫西极具特色的地域性穴居学问。
绿树村边合,一座座地坑窑院,呈现一村的繁华,地坑窑院内人们辛勤劳作,生老病死,迎来送往,四季流转,人事变幻,地坑窑院默默见证着黄土地上的千古兴衰。

地坑窑院,是生活在三门峡这块学问积淀深厚的黄土地上的先民们,在数千年的生活实践中,发现并利用了黄土良好的渗水性、透气性及黏合性的特点,因地制宜,就地取材,一家或几户合作,投入大量人工,掏挖黄土,凿洞而居的生活家园。地坑窑院不同于一般接崖窑洞,和使用砖石圈拱的窑洞,它是先在平地上挖出深约六七米的四方形或长方形的深坑,遵循太极八卦,在坑壁四周掏挖出居住、会客和居家生活必备的各功用窑洞,套用四合院布局,一家人和饲养的六畜等各安其位,最后挖出通达地面的弧形上升甬道,是活生生深藏于地下的“四合院”,地坑窑院,院落与大地自然融合,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引发人们对“天人合一”哲学思想的无限遐思。

中国的传统建筑,无论外在形式怎样变化,都离不开核心布局--天井,从山西民居、北京四合院到徽派、岭南的庭院,从上海的石库门到福建、赣南的土楼(围屋),都是围绕着天井,营墙建屋,自成一统,体现和追求的是中国传统学问中的天人合一理念。巧妙利用地质条件,和受经济因素的制约,地坑窑院依然是掘地为“井”,借着天井,上连天,下接地,四下里掏凿窑洞合围成院落,当地人把生活融入到黄土,头顶一方天,将生命稳稳深嵌进大地,阖家团聚,生生不息。

地坑窑院,这种一反常规的建筑构造方式,既体现了黄土地人们敦厚朴实的性格,更闪烁着古代先民巧用天物的智慧。如今在三门峡,仍有100多个村落,保存了近万座地坑窑院,其中保存完好、时间较久的已有近200多年的历史,曾经居住过六代人。

地坑窑院,这种独具豫西民俗风情的地下的“四合院”,兼具访古寻根游和生态休闲游,如今已开发成为了当地的一项特色旅游资源。作为客居的三门峡人,我曾陪同亲朋好友多次探访过原生态的地坑窑院,领略过它冬暖夏凉、避风隔音、安全防震的无言精妙。驱车登上土塬,冲着地坑窑院内冒出的树冠,当沿着弧线形潜入地下的石砌台阶,轻轻叩开穿地式门洞的木门,一步跨进地坑窑院,眼前豁然开朗,刚在塬畔上的风悄然遁形,只匆匆撒下几粒黄沙,似乎遗忘了这个院落,身在地坑下,直面一方宅院,地坑窑院四下静寂,让人的心神也不由得归于平静。

人在地下“四合院”,站定四望,院中梨树亭亭静植,四壁窑洞分布有序,黑漆剥落的门框上的春联略显褪色,剪纸窗花透过玻璃显得格外红艳,窗台上随意堆放着辣椒串、玉米棒和日常杂物,院子的一角搭着席棚,棚子下安顿着一盘土灶,一口大铁锅积满了烟熏火燎的印痕,几只土鸡溜达于柴堆边,刨挖着自个儿的乐趣,光照下的院落弥散出一种踏实、安定、恬淡的生活气息。

正闲谈着,主人就转身从窑里端出一海碗红澄澄的柿子,不容推让,等我一手扶着碗沿,轻轻拿起一颗,咬破挂着一层白霜的薄皮,清凉中挟裹着蜜甜的浓汁溢满口腔,激爽头皮,一直暖到我心底。聊一阵家常,小院主人轻声慢语的方言,和热情、善意的表情就像黄土地一样平淡而从容。步入幽深的窑洞,淡淡、凉凉的黄土气息里,靠墙盘着的土炕,老式的五斗柜橱,磨旧的靠背椅,墙上镜框里的老照片,墙角摆放有序的炊具、农具,默默述说着小院里的男耕女织,天伦之乐。

如今,尽管许多年轻人已经远离“穴居”生活,相继在地坑窑院四周起院盖房,或在打工的城市买房置业,但留守的人们却依然坚守老院子,于田间炕头过平凡的生活。

谢别热情好客的主人,缓步走上窑洞顶,眼见那些依着地坑窑院营建的新院落,看村子里的人们进进出出,上上下下,听六畜踢踏起黄尘中的欢叫,在黄土塬上,由地下到地面,我仿佛穿越了时空隧道。

走出村外,放眼黄土塬上烟树遮掩着的千村万壑,我的思绪竟无端地徘徊于患得患失间,久久难以平复。

阅读次数:239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